歡迎您訪問西安商網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全國免費客服熱線:400-6622-571
    當前位置:首頁 > 房產家居 > 正文

高空墜物接連發生 西安部分小區加強防范

日期:2019-07-06 10:39:19     西安商網   編輯:張玲玲
導讀:2019年6月25日,杭州一小區內攝像頭全部朝天。這些廣角攝像頭能將整幢樓的窗戶和陽臺納入拍攝范圍。
  
\

 

  2019年6月25日,杭州一小區內攝像頭全部朝天。這些廣角攝像頭能將整幢樓的窗戶和陽臺納入拍攝范圍。

  6月13日,深圳一5歲男童被高空墜落的玻璃窗砸中,不幸身亡。6月19日,南京一女童在路上行走被樓上8歲男童高空拋物砸中。7月2日,貴陽一女子被樓上10歲男童扔下的滅火器砸中身亡……

  接連發生的高空墜物致人傷亡事件,讓“頭頂安全”再次成為人們議論的焦點,大家在為受害者扼腕嘆息的同時,也不禁發問,高空墜物何時才能不再是“懸在城市上空的痛”?

  記者走訪

  西安市部分小區加強高空墜物防范

  家住南京市朝天宮某小區101歲的黃奶奶最近在報紙上看到了高空墜物傷人的新聞,擔心自家四樓廚房外面的舊遮雨篷是個隱患,于是讓79歲的兒子田老先生找人來維修,可是等了幾天無果,黃奶奶“怒罵”兒子怎么能不重視這件事。田先生無奈之下向民警求助,希望民警找人幫忙給他家換個遮雨篷。民警得知緣由后被黃奶奶的行為感動了,老人的安全和責任意識受到不少網友的點贊。

  連日來,記者走訪西安多家小區發現,自從發生在外地的多起高空墜物事件被報道后,像南京這位黃奶奶一樣在家自檢自查的市民開始多了起來。家住公園南路一小區臨街住宅的張女士說,她家防護網與窗戶之間的空隙處平常會堆放舊花盆、舊托盤這樣的雜物,如果遇到大風天氣,這些雜物就會變成傷人兇器,為了以防萬一,這兩天她特意把這些東西清空了。住在太白路的許先生,最近不僅檢查了自家窗戶的牢固程度,還特意爬到樓頂查看有無磚塊等硬物。“高空墜物的危害大家都清楚,一定得從根源上解決。”許先生說。

  除了小區住戶,記者發現不少小區的物業公司也對高空墜物加強了防范。記者在浐河西路的一個大型社區看到,該小區樓宇大堂、電梯的公告欄上都貼上了“禁止高空拋物”的公告,進進出出的業主、住戶都可以看到。同時,物業公司在小區可能發生高空墜物的地方也張貼了相關的提示標識:嚴禁高空拋物。在長樂坊一小區,物業公司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該小區最近增加了安防員的巡邏次數,并且工作人員每天還會不定期觀察每家每戶的窗戶和窗臺,若發現業主家窗臺外擺放有物品、或是空調外機的百葉窗安裝不牢固等問題,都會第一時間提醒業主。

  防護之困

  存在的隱患到底應由誰來解決

  高空墜物不僅破壞環境,還存在著安全隱患,尤其危及高樓下行人和車輛的安全。然而,對于如何預防此類事件的發生,發現隱患應該如何處置,具體由誰來管?目前并沒有一個“標準答案”。

  一位從事小區管理工作多年的物管負責人告訴記者,其實大家都知道在高樓窗口放置東西可能會存在墜落的危險,作為小區的管理者發現隱患時也會勸告這些危險物品的所有人,但是物業公司并沒有執法權,如果當事業主對此置之不理,物業公司也沒有辦法。如果業主放置在窗外的花盆、在窗臺堆放的雜物等砸到了人或者車,物業公司還有可能被追究責任。對此,記者采訪了城管、住建、社區等多個部門,對于高空墜物隱患,沒有一個部門表示屬于自己的管轄范圍,并且有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沒有相關法律或者行為規范來明確這個問題應該由誰管以及怎么管。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除了一些新建的高層住宅,西安還存在很多上世紀建成的老舊房屋,時至今日,經過幾十年的日曬雨淋,房屋老化、破損成了一個普遍性問題。“轄區內有高空墜物隱患的房屋,我們會定期安排工作人員排查隱患。”柏樹林街道辦事處開通巷社區主任王玉梅表示,如果房屋存在重大安全隱患,可以將其作為危房上報。但更多的隱患來自于未被認定為危房的房屋。若要消除這些隱患,可以通過申請房屋維修基金的程序,用專項資金開展維修、整改。不過,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從發現到最終消除隱患,要經過一個比較長的過程。發現隱患后,需要通知產權單位,產權單位必須要予以重視,再由業主聯名申請,后經相關部門的核定,在此期間,隱患依然存在,而且可能越來越危險。要是這些房屋沒有房屋維修基金,那么事情可能會更難推進。

  避禍之道

  建筑規范、技術監控和懲罰機制 一個都不能少

  作為“懸在城市上空的痛”,高空墜物問題如何治理,遇到類似的事情,又該如何處理?

  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松巖表示,高空墜物可分為故意為之與無意為之兩大類,且對于該行為的責任承擔也涉及民事與刑事兩個層面的問題。

  首先,從民事層面來看,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及《侵權責任法》的規定,高空拋物責任在我國是一種過錯推定責任,適用舉證責任倒置,即高空拋物致人損害的,無論行為人是否為故意或過失,只要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均需要承擔責任。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五條規定,其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并進行賠償。《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七條規定:從建筑物拋擲物品或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傷的,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可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由可能加害的建筑使用人給予補償。也就是說,無法確定高空墜物是從哪一戶窗戶中拋出的,很可能整棟樓或整個單元的住戶都要承擔補償責任。

  其次,從刑事層面上來看,在能夠確定具體侵權人的情況下,通過行為人對于高空墜物的故意或無意等主觀因素再結合案件的其他客觀條件,其或涉嫌故意傷害、故意殺人、過失致人重傷、過失致人死亡等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的犯罪。若相應行為亦同時危害了公共安全,則行為人也會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若是未成年人造成當事人損害后果的話,應由監護人承擔民事責任。

  陜西省決策咨詢委員會專家組組長石英說,“雖然高空墜物的原因很多,但歸結起來都是人禍。不管是建筑物附屬部分的自然墜落還是人們無意扔脫手的東西,這要么是對建筑物的維護不到位,或者質量有問題;要么是行為人自己不小心,或者起碼是某種意識上的疏忽;要么就是主觀故意,終歸,跟人的原因分不開。裝攝像頭當然有用,但不能指望監控來解決所有問題。例如深圳窗戶墜落這件事,有攝像頭也防不住,技術解決不了所有問題。盡管高空墜物傷人是一個低概率事件,我們要做的是盡量再降低這種事情出現的概率。排除主觀故意的因素,目前很多高空墜物跟建筑質量、建筑維護直接相關,所以,建筑規范里面需要完善的標準有必要進一步明確和完善;技術監控,是實現信息可追溯的有效手段,不能缺位;懲罰機制也不可或缺,法律最終還是要獎懲分明。無論是通過技術進步還是制度約束,讓直接責任人或者加害人承擔該有的責任,要懲罰就要懲罰到位,達到對當事人或別人足夠的警示作用,才能讓人們從意識上減少懈怠,降低事故發生的概率。也就是說,明確管理部門和有關單位的責任,敦促其采取有效防范措施,通過責任倒逼、宣傳教育,管住居民高空拋物的手,通過科學設計、精心維護,把高層墜物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總之,要有效避免從天而降的悲劇,建筑規范、技術監控和懲罰機制一個都不能少。”

  經驗借鑒

  高科技+強制手段 預防“頭頂安全”隱患

  如何杜絕高空墜物,目前已經成為了社會新的治理議題。近日,浙江余杭昌運里小區采取了“硬核”方法,在小區里安裝了47個全部朝天的攝像頭,其拍攝范圍覆蓋了小區17幢樓、1500多戶居民家中的窗戶和陽臺,由物業部門實時監控。杭州市公安局蕭山區分局聞堰派出所也聯合街道、社區,在高空墜物頻發的相墅花園小區安裝了同等功能的35臺高空攝像機。

  現如今,一些小區物業開始投入使用智能化社會管理綜合服務平臺,添置了朝向向上的監控攝像頭。當發生高空拋物時,監控系統將捕捉并錄下拋物線軌跡,通過屏幕回放,迅速抓拍報警、傳輸圖像,有助于迅速抓住并及時教育拋物者。據了解,目前,市場上還有針對高空拋物AI智能監控攝像頭,這款產品借助計算機視覺識別技術,賦予了這個攝像頭“捕捉”的能力,再讓它把這個能力運用在治理高空拋物上。應用人工智能解決方案后,各種高空拋物的畫面都會被自動保存到云端,這樣一來,即使過去了很久,也依然可以對高空拋物的來源進行追溯。隨著城市安防設施的不斷完善以及各種技術偵查手段的進步,找到高空拋物或墜物肇事者的可能性不斷提升,對高空墜物的司法震懾也越來越強。

  事實上,高空墜物也是一個全球性的話題。一些國家和地區已經出臺針對高空墜物的法律法規。

  新加坡《公共環境健康法案》規定,故意高空擲物或疏于防范導致的高空墜物初犯者會被處以最高2000新幣的罰款,第二次和第三次會分別被處以最高4000新幣和10000新幣的罰款,視情節還可以處以最高5年有期徒刑。為了保證對高空墜物行為的懲治取證,新加坡環保署在全國安裝了700個攝像頭,并鼓勵市民發現高空墜物或有高空墜物危險時果斷報警。另外,新加坡建屋發展局(HDB)還規定,若高空擲物屢犯者租住在新加坡政府的廉租房“組屋”內,HDB有權和其解除租房合同,將其驅逐出“組屋”。

  在香港法律中,高樓墜物屬于嚴重犯罪。香港《簡易程序治罪條例》規定:“如有人自建筑物掉下任何東西,以致對在公眾地方之內或附近的人造成危險或損傷者,則掉下該東西的人,即屬犯罪,可處罰款10000元及監禁6個月”。若墜物涉及更嚴重犯罪如投擲腐蝕性液體或誤殺,除受害者自行提起民事賠償訴訟以外,檢方還可引用刑法條例檢控。來源:西安晚報


 


關于我們 | 招聘啟事 | 人員名錄 | 免責條款 | 廣告服務 | 投稿通道 |  聯系我們

聲明:轉載本網站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不承擔任何由內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Copyright © 2015-2016 西安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陜ICP備15013818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61011302000223
郵編:710065, 電話:029~63685118, 地址:中國·西安市雁塔區
廣告運營:西安商網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愷翼網絡 網站法律顧問:陜西辰瑋律師事務所 周曉峰 律師

21点有没有大小王 体彩走势图大全 台湾时时彩骗局揭秘 内蒙古时时5个号走势 千炮捕鱼2赢话费 记录-快乐赛走势手机版 怎样用数学方法赌pk10 山东群英会每天开奖 时时网自由的百科 天九牌单机游戏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新时时历史360 安徽十五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重庆时时是正规的吗 排列五专家万位杀号 彩票106安卓版108 网易新疆时时